当前位置:8686886资讯长江新闻号主持人长沙电业14亿债权烂尾疑云
长江新闻号主持人长沙电业14亿债权烂尾疑云
2022-08-01

电力局赢了官司,却只能拿回4000万现金

据国网长沙供电公司办公室副主任秦筱瑶介绍,和解由湖南省相关部门主持,电力系统参会的是国网湖南省电力公司,长沙市电业局并未参会,只是签署了后来的和解协议。图/王海琦

长江新闻(微信号:cjrnews)记者致电长沙矿业公司,工作人员称,公司与电力系统的纠纷仍在按法律程序推进,而长沙矿业集团破产前与长沙市电业局的那笔账目,早已随着集团的破产重组冲了账,不再追究。

执行回的案款,超过4000万的部分“退回去”

2007年,执行法院将执行款打入湖南强晟律师事务所账户。湖南强晟律师事务所向“雇主”宁乡县电力局报告到账情况,并寄送《关于案款分配说明情况》。宁乡县电力局对该《说明》有签收。

“2009年3月2日,我们接到长沙市电业局书面通知,要求在3日内将已收回案款全部打入电业局账户。”喻国强说,“这是电业局第一次要求强晟律师事务所交回执行回的案款。”该通知签署时间为2009年2月27日。

晨报网版权所有,未面授权使用

“现在2800余万案款在长沙电业局的账户里,只不过因为案件仍没处理完,资金处于冻结状态。”秦筱瑶告诉记者。

2014年11月末,长沙矿业公司因拖欠电费再一次拉闸停电,造成井下主要生产作业区被地下水淹没,全面封井停产,至今仍未恢复生产。长沙矿业表示,因为电力部门拉闸停电造成的国有资产损失问题,他们会通过法律途径要求予以赔偿。

电业局状告代理律师事务所“侵占国资”

为了收缴长沙矿业集团近20年拖欠的电费本金和滞纳金,长沙市电业局打了3年官司。胜诉后获得1.355亿元债权,却在地方的调解之下,与被告达成只收4000万元债权本金和解。剩下的权益,在长沙矿业集团破产后,消失了。

2007年9月至12月,事务所通过掌握的财产线索,协院执行回案款4800多万元。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晨报招聘证照公示广告服务版权声明手机访问网站地图留言反馈我要客服电话:发行投诉:24小时新闻热线:010-96101

“电业局和矿业集团都是国企,和解的结果就像把钱从一个口袋放到另一个口袋,但钱还是国家的,这怎么可以算国资流失?”寻质疑道。

长沙矿业集团破产后,由湖南黑金时代股份有限公司重组成立了长沙矿业公司,隶属于湘煤集团。

在官司结束近9年后的今天,就连这4000万,国家电网长沙供电公司,依然不能1分钱。

几个月之后,长沙市电业局连“核销”和“挂账”的债权也不得不彻底放弃,因为“欠钱”的一方“消失”了。

2004年,长沙市电业局开始试图走法律途径来“要账”。

但具有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讨回债务后,超过4000万的部分,“长沙矿业集团要求再退回去。”湖南强晟律师事务所主任喻国强告诉记者,这一要求竟被长沙市电业局接受了,“2008年7月18日之前,长沙市电业局以抵新欠电费的方式退回了一部分钱。”

长江新闻特约记者王海琦发自湖南长沙

时至今日,长沙市电业局也并未从上述1.7亿余元案款中拿到任何可的资金,“至少我了解到的情况,目前还没什么实质性进展。”国家电网长沙供电公司办公室副主任陈进告诉记者。

几个月后,2800余万元案款从律所账户划出。但是,该刑事自诉案件并没有撤销,剩余的1400万元左右资金被湖南强晟律师事务所以应得代理费置留在事务所的账户里。

此后,长沙矿业集团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后又撤回上诉。最高法院于2006年10月23日做出裁定,准许撤回上诉,一审判决生效。

打了3年官司,1.355亿元的电费和滞纳金只能收回4000多万。

息显示,长沙矿业集团因长期开采,造成资源严重枯竭,开采成本高,企业长期亏损。2008年湖南省第12次常务会议决定实施破产,2008年12月30日由长沙市中级宣告破产。

但当天,长沙市电业局以合同纠纷为由,向长沙雨花区法院提起了民事诉讼。当月13日,长沙市电业局又以侵占罪向雨花区法院状告喻国强侵占巨额国有资产。

但国家电网长沙供电公司对记者表示,对到账情况一无所知。

依据法院判决,长沙市电业局完全可以依法讨回“惦记了多年”的电费和滞纳金,然而,“意外”却出现在最高院做出裁定的一周之前2006年10月16日,长沙市电业局与长沙矿业集团达成了和解。

“从1987年开始,长沙矿业集团就在拖欠电费。”国家电网长沙供电公司(前身为“长沙市电业局”)办公室副主任秦筱瑶告诉记者,此后17年,长沙矿业集团累积拖欠电费的本金数额达到6700万。长沙市电业局通过多种方式催讨,都没有结果,而且旧账未清又添新账。

“而且和解也不是我们所愿意的。”国网长沙供电公司副总经理寻告诉记者,“电力系统从头到尾都不支持和解,所以才花了那么多诉讼费打这场官司。”

在长沙市电业局方面的理解中,和解并不意味着放弃债权,“剩余的款项只是做核销和挂账处理,并不代表我们放弃了。”国网长沙供电公司副总经理寻说。

在长沙市电业局给长沙矿业集团的签署时间为2008年7月18日的答复性函件中显示,长沙市电业局以抵新欠电费的方式,“退回了”600多万。

执行回的案款在事务所账上一躺就是一年多。

据国网长沙供电公司办公室副主任秦筱瑶介绍,和解由湖南省相关部门主持,电力系统参会的是国网湖南省电力公司,长沙市电业局并未参会,只是签署了后来的和解协议,“是省做的决定,一个行为,而不是我们单方面私自和解。”秦筱瑶说。

在法院的执行阶段中,长沙市电业局代理律师事务所湖南强晟抓紧配院执行,执行标的仍然是胜诉的1.355亿余元。

2005年12月12日,湖南省高级做出一审民事判决,裁定长沙矿业集团长沙市电业局电费近6752万元,支付滞纳金6800万元,共计人民币1.355亿余元。

矿业集团破产,4000万元以外债权“烂尾”

《和解协议》约定,长沙市电业局只收取长沙矿业集团所欠电费本金4000万元,剩余2700多万元本金核销,6800万元滞纳金作挂账处理。

“整个和解过程,相当于作为国企的电业局放弃了一亿多的电费和滞纳金,这已经算是国资流失了。”喻国强说。

“我们也担心和解之后款项收不回来,所以才事务所继续执行。”秦筱瑶告诉记者。